当前位置:首页 →书信选编
第三部分:其他

中国北京

亲爱的埃洛萨博士[1]

我写信与你实有一事,事关紧迫,你能尽快以电报回复,我将十分感激!

    由于你一直全身心地在大陆致力于工作,还不知晓有关我福利救济方面的工作在美国已经发生了变化。我很想让你了解这最新的情况。

你也知道在这两年美国援华联合会一直没为我们在中国的项目筹集一分钱。不仅如此,而且他们对申请的要求越发政治化了,实际上他们对近几年在中国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持反对态度。因此,我们在多种场合向美国援华会在美国负责我们中国北方方面项目的代表提出,既然不为我们筹集资金,那就退出美国援华联合会,着手计划发起运动来为他们自己和我们的本体筹措资金和物质援助。可是,美国援华会固执地不采纳我们的建议,以致过了去年11月的最后期限,那时美国援华联合会甚至停拨了他们的办公经费,终止了他们的一切活动。

由此,以中国福利呼吁会命名的一个新的机构产生了,它将专门为中国福利基金会发起的项目筹集资助。这时,美国援华会又推翻了原先的想法,决定维持原状继续留在美国援华联合会内。他们这样做的事实是:在1949年没为我们的项目提交一份预算,而且也不存有一点可能把我们包括进去的希望。实际上,美国援华联合会项目委员会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没被美国政府承认的项目,无论在什么地区,美国援华联合会都不支持。你看,我们是不得已把自己置身于美国援华联合会之外采取措施的,我们只能接受中国福利呼吁会的,并且指定他们作为我们在美国的唯一代表。

中国福利呼吁会的筹备委员会由国际基督教女青年会的耿丽淑小姐和一位作家、记者身份的犹太人士,艾泼斯坦先生共同负责。也许,你已见过了这两位好朋友。他们试图跨越所有职业,政治,经济的界限来组建中国福利呼吁会,尽可能地拓宽它的基础面,以便囊括一切真正愿意帮助中国人民的群体和人士。这儿也附寄上他们已经邀请作为董事会成员的第一批人士的名单。

他们觉得组建中国福利呼吁会,当务之急应当有一个现在中国享有声望的人士处在董事会的显要位置。这就是我写信与你的目的所在。他们向我们提出,拟请你担任中国福利呼吁会的副主席。我真是举双手赞成这一建议,你看,我收到他们信的当天即写信给你,而且和他们一起真心诚意地希望你能接受我们的邀请。你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约瑟夫·史迪威夫人也已经邀请了艾伯特.爱因斯坦博士一起加入。

假如你觉得作为副主席有点勉为其难,中国福利呼吁会还有一个建议供你选择:他们非常希望你担任一位名誉主席。

为了尽快地让其运作起来,中国福利呼吁会于419日将在纽约举行一个成立午宴,在中国福利呼吁会成立之际的这一场合,你的出席将极具特殊意义。而你,也只不过暂时离开一下你的工作岗位而已。中国福利基金会将承担你往返美国的费用,而且会想方设法帮你成行。你往返美国既可以绕道上海,也可以绕道香港。

有关这些方面的事,很可能是我们尝试着用一些其他的方式跟你接触,可结果你却没有得到真正来之我们的只字片语,当你拿到我的这封信时,我们非常希望收到你的电报回复,表明你的看法。

你正在为中国人民做着十分重要的工作! 衷心祝愿您身体健康!

                                    您真诚的

孙逸仙夫人

1949315

(附件)



[1] 利奥·埃洛萨(Leo Eloesser1881-1976),美国医生。19451949年参加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UNRRA)到中国,在延安、晋察冀军区和北方各解放军区支持当地的医疗工作。他的半自传式的书中Leo Eloesser M.D.: Eulogy for a Free Spirit (1982), 详细谈到他在解放区的医疗工作,延安、张家口、石家庄、阜平等地的医院,都曾留下过他的足迹。



[1] 这是宋庆龄为支持将于1949419日在美国纽约举行开幕式的中国福利呼吁会向正在中国参与援助项目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埃利赛医生发出的邀请信。

随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取得节节胜利,美国援华会和美国对华服务联合会(USC)以中国福利基金会只支持解放区项目为由连续2年对中国福利基金会的项目支持越来越少,几乎停止。为此,正在美国的耿丽淑和爱泼斯坦决定发起成立中国福利呼吁会,动员美国各界人士继续全力援助中国人民。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福利呼吁会定于1949419日举行开幕宴会。但当时美国各界并不了解其中的情况。宋庆龄向斯诺等一批了解中国同时对中国人民怀有同情的友好人士写信、发电报,邀请他们加入中国福利呼吁会,出席开幕式。为使美国人民了解情况,争取对中国福利呼吁会的支持,她力争邀请有说服力的知名人士出席开幕式并发表演说。为此,她给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埃洛萨医生写了此信,希望他能赴美出席会议。

 
 
 
中国福利会版权所有,上海东方网制作维护
Tel:(8621) -6471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