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回忆宋庆龄
深厚的友情亲切的关怀

  在纪念宋庆龄同志诞辰100周年的时候,我们禁不住想起了她老人家生前对我们的父亲祝世康、继母卢季卿的爱护和关怀。

  早在1939年,当时在重庆的卢季卿就特地去香港,由廖梦醒带去谒见孙夫人。1941年冬,孙夫人到重庆后,先暂住上清寺范庄宋蔼龄家,后定居在两路口新村3号。父亲和继母住在新村1号,因此经常同孙夫人来往,有时饭后一起出去散步。孙夫人关心人民生活,据父亲说,她在散步时看到一些贫苦的人,就会停下步来问寒问暖,了解他们的生活情况。

  父亲在重庆积极参加民主活动,后来被国民党政府列入黑名单。孙夫人知道这一消息,立即叮嘱父亲和继母提高警惕。父亲便宁可辞去中央储蓄会经理的职务,而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从此他一直失业,在这段期间,他始终和宋庆龄保持密切的联系。解放后,有一次周恩来向宋庆龄打听父亲的近况,说:“祝世康为党做过不少工作,要给他安排一个职位。”宋庆龄提出让他担任中国福利会秘书长。总理认为这样安排很好。宋庆龄回沪后把这喜讯告诉父亲,父亲听了很高兴。于是宋庆龄去办手续。但不幸的是,父亲肺部大血管又破裂,咯血不止,需卧床静养,此事只得作罢。

  1949年12月,宋庆龄要出席亚洲妇女代表大会,在会上发表长篇讲话,发言稿是用英文写的,要立即译成中文。父亲和继母就连夜赶译成中文交给她。在那以后不久,宋庆龄提出要继母当她的秘书。继母欣然同意,每天去淮海中路宋宅工作。她除了做一般的秘书工作以外,还同宋庆龄一起整理了中山故居和宋宅的全部图书。

  因父亲肺病复发,那一时期,宋庆龄经常来我们家,送来营养品。有一次,她说培文公寓这套房间太小,建议父亲和继母搬到宋宅那幢新楼去住,这样可以住得宽敞些,继母工作也方便。父亲很感谢她的好意,但碍于各种原因,没有搬去。继母的几个好友黄翠梅医生、刘达珍医生和钟淑文医生也常来我们家。宋庆龄胃病和关节炎复发时就由这三位医生在我们家给她诊治,她觉得她们开的药很有效。继母的一个亲戚钟绛芳常住我们家,是护士学校毕业的,打针技术特好,常给宋庆龄打针。

  有一次午饭后,宋庆龄说很久不去中百公司了,想去看看商品供应和人民的购买力。说去就去,她带着继母、两位医生和警卫员坐她的汽车去。他们在中百公司附近下车。她让身材高大的卢季卿走在前面,两位医生一左一右在她身边,后面是警卫员。他们在公司里逛了一圈,没有人发现她。回来时,她特别高兴,说是公司里商品琳琅满目,顾客拥挤,说明市场繁荣,人民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

  后来,宋庆龄常住北京。继母在当了8年她的秘书后调到卢湾区人民政府。宋庆龄仍经常同父亲和继母通信,每封信都问起我们的生活,要我们注意身体健康,并为祖国尽力。1975年,继母患肠癌去世,宋庆龄发来唁函,要父亲节哀,保重身体,并说:“季卿同志,按年龄而言,还不该离开人间,生前相处共事的情景,历历在目,只有追忆往事,怀念她了!”宋庆龄每年寄来贺卡,1979年元旦还亲笔写封信,寄来大月历,直到她去世前那个元旦,我们还收到她的蓝底白梅的素雅贺卡。

  宋庆龄同志离开我们已10多年了。她对我们一家无微不至的关怀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原载《中国福利会史志资料》1993年第1期。

 
 
 
中国福利会版权所有,上海东方网制作维护
Tel:(8621) -6471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