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回忆宋庆龄
风范传万世光彩照人间

  今年1月27日,是已故国家名誉主席诞辰100周年纪念日。我怀着崇敬和激动的心情,深深地思念着我们这位老首长。我有幸在宋庆龄同志身边工作,担任首长寓所生活管理员,长达26年之久。因工作关系,我有幸经常见到她,面聆教诲。首长虽是国家高级领导人,然而在与我们普通工作人员相处中,却是那样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慈祥宽厚,关怀备至。那渐渐远去的往事,一件件,一桩桩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只要一提起老首长,我就会想到她的音容笑貌,想起我在她身边工作的漫长岁月,禁不住思潮起伏,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想不到大首长是这样的平易近人

  我是1956年初,因工作需要,组织上把我从市机关事务管理局调到淮海中路1843号首长寓所当管理员的。第一次直接见到首长是当年的劳动节,那天她设便宴招待亲友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我也是其中之一。当我怀着崇敬的心情,跨进餐厅时,内心确实相当紧张和拘束。只见首长从座位上站起来,脸上漾着笑意,亲切热情地招呼我说:“周同志,你来了,请坐。”我称呼一声“首长,您好!”她点头一笑,示意我坐下,接着就和我谈起家常来:“周同志,侬是宁波人哦,有几个小孩子……”。热情的话语,真挚的感情,使我感到无比的亲切,内心的不安,顿然消失。想不到人首长是这样的平易近人,慈祥可亲,令人由衷地敬仰。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与首长接触多了,我更深切感受到她为人谦和,宽厚慈祥的高尚品德。首长对我们要求是严格的,即使我们有时工作做得不好,她也从不大声批评,总是和颜悦色,婉转地指出我们工作上的不足之处,教导我们应该怎样去做,让你从中得到教益。记得有一次,秘书要我派人把厨房里的窗纱拆掉,以便通风,将热量排出,降低厨房温度。当时,我初来乍到,对情况不太了解,就带了木工去拆除厨房窗纱。当时木工敲窗的声音,给首长听到了,她就走到楼下厨房,轻声地问我:“周同志,谁布置你把厨房的窗纱拆下来的?”她和蔼地说:“厨房里没有了窗纱,苍蝇、蚊子就会飞进来,不符合清洁卫生的要求。如果厨房里太热的话,我想可以摆上一只电风扇吹吹降温。”接着她又婉转地告诉我:“你刚来不了解情况,以后凡是家里房屋设备装修或更动,希望你先征得我的同意。”我请木工立即把窗纱装上,恢复原状后,首长说了声“谢谢”,微笑上楼而去。事后,李燕娥同志悄悄地对我说:“周同志,夫人(是李对首长的尊称)家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任何房屋设备、家具摆设的更动,未经夫人自己同意,谁也不能改变,请你以后注意。”从此以后,对寓所房屋的几次修缮,我都向首长进行详细汇报,对重大改动之处,还绘图拍照,一并请首长审核批示,然后再进行修缮,得到首长的好评。

“公”与“私”是不能含糊的

  首长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国家领导人,在她的上海寓所里,会见过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中外著名人士:有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夫人邓颖超、刘少奇主席和夫人王光美、朱德委员长和夫人康克清、董必武副主席、陈毅副总理、林伯渠、吴玉章、何香凝、陈赓、廖承志、齐燕铭、徐冰等,还有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克?叶?伏罗希洛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和副总统哈达博士、缅甸总理吴努、印度副总统拉达克里希南、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和总理苏拉瓦底、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尼泊尔王国首相阿查里亚、美国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等。每次会见和宴请宾客之前,首长都要作周密的安排,亲自过问接待工作,对招待客人的菜单、茶点、饮料、水果,她都亲自审定;对环境的布置,盆景的摆设、鲜花的插放,都要亲自检查一番;对家里的清洁卫生工作,更是特别重视,唯恐我们一时的疏忽,造成不良影响。记得在1965年3月4日,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来访会见前,她照例在李姐陪同下,来到各厅、室进行检查。在餐厅里,首长对我说:“周同志,外宾是讲究清洁卫生的,他们很注意室内的角角落落是否搞得洁净,地板是否擦得铮亮,今天我看了一下,觉得很满意。但有一处,还不尽如人意,李姐,你看,摆在壁炉架上面的银器挂件和放在台子上孙先生照相的银质镜框没有擦亮,是否可以擦擦亮,让人看上去感到舒服。”她对我们说:“搞好室内外清洁卫生工作和环境布置,不要看成是繁琐的事务性工作,应当看到这里面是包含着重要的政治意义的。”

  首长领取国家最高的一级工资,每月是579.5元,由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按月从北京汇来上海银行,我按月持汇款单从银行取款。回来后,就装在大信封里存好,定期把账簿送上,请她审阅,然后由首长亲自签字认可。她对账目的审阅相当仔细。我记得在1963年1月17日,我从友谊商店购置送给锡兰外宾的礼品。在2月份的账簿审阅中,她发现送给班达拉奈克夫人的礼品开支,中国绸缎共计293元,没有列入她的费用开支内,就嘱咐我在客厅内谈话。她说:“周同志,上次送给锡兰总理的礼品,是我私人送的,尚留下几块绸缎,也是我今后送人用的。这些费用,由我支付,当时向你交代得清清楚楚,你为什么没有列入费用开支?”我怀着紧张不安的心情说:“首长说的完全是事实。可是秘书对我说,这些礼品费用,按照规定,可以由公家报销,所以,就没有列入家用开支帐内。”首长立即神情严肃地说:“周同志,这样做是错误的,一个人做事要论理、论法,公就是公,私就是私。这样公私不分,就是贪污行为。如果不要我自己付钱,除了送给锡兰总理的礼品外,留在家中的几块绸缎,请你全部拿去,退还给友谊商店。”我立即表示,一定遵照首长的指示办理。她的脸上,这才露出宽慰的笑容。从这一件事,可以看到首长在原则问题上,是绝不含糊的。即使是一些小事,她都能以身作则,严于律己。例如,她每天看的《解放日报》、《文汇报》和《参考消息》,都是由她自己掏钱订阅的。1964年4月,她送给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的四副护膝套,也是自己掏钱购买的。首长克勤克俭,廉洁奉公的崇高品德,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我们生活得像家人一样

  首长的日常工作是繁忙的。她每天清晨四五点钟起床,稍微活动一下身体,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如会见国内外知名人士,阅读文件,撰写文章,用英文打字机打稿件或给亲友的信件,批阅人民来信,以及按月定期给居住在国外的亲友寄送《中国建设》等杂志。即使是星期天,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处理。偶尔有点空闲时间,她喜欢在花园里散散步,喂喂鸽子,或者坐在楼上办公室的钢琴旁,弹奏贝多芬交响曲、黄河大合唱等乐曲。星期天能有这样的消遣,对首长来说,也是很难得的。最令我们感动的是,在紧张的工作中,首长常常要抽出一些时间,仔细询问我们的工作、学习、思想、生活情况,勉励我们努力学习,好好工作。她曾分送给我们每人一套《毛泽东选集》、《鲁迅全集》、《鲁迅书信集》、《孙中山选集》和《宋庆龄选集》等书籍。

  每当她住在北京时,每月都会定期寄来学习资料及《人民画报》、《中国妇女》、《中国建设》、《解放军报》等报刊杂志。其中重要文章,她总是特意划上红线,作为我们重点学习用或者必需读给李姐听的资料。首长不仅对我们学习上关怀备至,生活上更是体贴入微。逢年过节,她都要送些衬衫、围巾、袜子、手帕等日用品给我们,有时还要送钱给我们的孩子,作为添购衣服,增加营养的费用。甚至连亲友赠送给她的食品、水果等物,都要分送给大家尝新鲜。北京庭园里自己种的葡萄熟了,苹果、石榴红了,她都要带回来分送给我们品尝。

  1980年10月,驾驶员刘春生同志患病住医院,首长知道这一消息后,特地从北京写信给我,嘱咐我购买些水果和两听麦乳精,送往医院,代为探望。首长和张珏同志的交往颇深,是首长直接把她从中国福利会调到身边,从事负责处理人民来信和秘书工作的。张秘书精通英文,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擅长英文打字,是首长的得力助手。对张秘书的生活,首长更是关怀备至,亲自把她安排在首长父母生前的住房——陕西北路369号,二楼一间阳光明媚、宽敞舒适的大房间居住。首长对身边工作人员无徽不至的关怀和照顾,是我们永远也不会忘怀的。

她把所有儿童都视为自己的孩子

  首长自己没有子女,但她十分喜爱孩子,把所有儿童都视为自己的孩子,关怀备至。每逢6月1日,她都要到上海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和孩子们欢度“六一”国际儿童节,观看儿歌、舞蹈节目演出,并邀请中国福利会幼儿园的一群小朋友到家里作客,给孩子们送糖果,送玩具。请小朋友唱歌、讲故事、做游戏、跳舞蹈,与孩子们一起庆祝节日。她经常勉励小朋友“要听毛主席的话,永远跟着共产党走,团结起来,学习做新中国的新主人。”逢年过节,首长总要邀请身边工作人员的小孩到家里作客,请李姐下厨房,做她拿手的西式什锦炒饭来招待小客人,见到小客人吃得津津有味,她最为高兴。

  每年的圣诞节、元旦和除夕晚上,是家里最热闹的日子。这时,我们准备好一棵碧绿常青的圣诞树,放在客厅古董橱前面,再由李姐把圣诞树乔装打扮一番,装上五彩缤纷的小灯泡,挂上色彩鲜艳、逗人喜爱的各式各样小动物和圣诞老人,洒上用银色锡纸剪成一条条细长的雪花,加上一缕缕棉花。见到圣诞树打扮得象火树银花,一闪一亮,五光十色,首长就会用赞美好看的上海话说:“你们看,趣得来。”节日晚上,首长请亲友和小朋友,还有身边工作人员,先请大家观看陈放在电话间、客厅、餐厅的壁炉架和台子上的许许多多从国内外邮寄送来的漂亮贺年片,接着大家围坐在圣诞树旁,谈笑风生,尽情欢乐。然后由李姐分送给每人一份节日礼品,让大家自由活动。首长端坐在沙发上,笑容满面,李姐侍奉在侧,孩子们偎依在首长身旁,娓娓地讲着各自喜闻乐见的趣事。首长一边听着,一边挨个地拉着孩子们的手,抚摸着孩子们的头,问长问短。整个客厅里充满着孩子们发出的阵阵欢笑声和甜嫩的呼唤声“谢谢太太!祝您健康长寿,新年快乐。”沉浸在充满节日欢乐的气氛中,真让人心花怒放。

  每年清明节,首长总是要准备许多新鲜鸭蛋,把它染成五颜六色的彩蛋。她和李姐一起漫步在绿茵茵的大草坪上,把彩蛋分别藏放在草丛中和树根旁,然后健步回到大阳台的藤椅上坐好,嘱咐孩子们分头去寻找鲜艳的彩蛋。孩子们找到彩蛋后,大声嚷嚷“找到了,找到了”。不约而同地奔到太太的身旁,争先恐后送上各自找到的彩蛋,见到孩子们那种兴高采烈的神态,乐得她拍手称好,哈哈大笑,马上把装在红色封袋里的彩蛋,分送给每个孩子,让孩子们领受这份温馨的情意。

对他人的困难她总是关怀备至

  首长的日常生活过得相当朴素,克勤克俭,十分注意节约。她一日三餐,朴实简单,与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区别。早晨仅吃两片面包和一杯咖啡,有时嘱我去买些大饼油条给自己当早餐。午膳吃米饭,两荤,一蔬菜,一汤。由于她喜欢吃鱼,两个荤菜中,总有一个是清蒸或红烧的鱼。晚餐只要一碗小米粥或者一杯酸牛奶就够了。她公私分明,从来不肯让公家多花一分钱。李姐和保姆钟兴宝的每月工资,自始至终都是她自己掏钱支付的。有关家里的日常开支和伙食费用,她安排时,很注意节约。1966年以前,每年冬天来临,她都是在上海家里居住过冬,开始我们还以为她在北京过冬不习惯。记得有一次,首长对我说:“周同志,你可晓得,北京寓所冬天取暖一个月的用煤量,就足够我们上海家里整整一个冬季用了,所以,我在冬天就住到上海家里来,这样可以多节约一些煤炭。”我们这才清楚,首长是为了节约煤炭,宁愿返回上海来住的。虽然首长处处以身作则,精打细算,厉行节约,然而面对他人的困难,她总是有求必应,慷慨解囊,及时救济。文化大革命中,她的表兄弟倪吉士被扣上反动罪名,全家扫地出门,从愚园路750弄25号,赶到延安西路一条小弄堂的平房里居住,每月只发15元的生活费,日常生活非常困难。首长得知后,就多次送钱,送食物,送衣服给他,都是由我经手送去的。

  还有一个居住在上海水康路的波兰人王仕丹,据说在解放前,首长在上海搞义卖捐款活动时,王仕丹曾经大力协助过首长。1963年1月4日,该人写信给首长说“他患了肺病和糖尿病,因缺钱,没能住进淮海医院治疗,请求她协助解决。”收信后的当天下午,首长就嘱我前往王仕丹家,了解情况。我看到他居住的地方凌乱不堪,衣着破旧,身体衰弱,确实有病,就如实向首长汇报。第二天上午,首长嘱我再次前往王仕丹家中,并送去信一封,内有人民币,以及水果和食品两包。接着协助解决了他的住院治疗问题,以后又帮助他办理出境回国。

  1964年7月29日,首长嘱我汇款100元,送给广州的冯道生老太太,作为医药和安葬费用。冯老太的丈夫韦某,原是上海法国报馆的主编。当年孙中山先生讨伐袁世凯时,来上海时曾居住在韦某八仙桥家里,韦某夫妇俩将自己的住房让给孙中山先生住,自己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冯老太还一直保存着孙中山先生睡过的那张床。为此,首长对冯老太一直感激不尽。

梅花傲霜斗雪象征着女主人的性格

  首长生前十分喜爱花卉和树木。她所住的淮海中路1843号,是一幢座北朝南的两层楼房,外墙洁白,前面是花园,中间有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坪,三面环绕着40余棵高大挺拔、终年葱笼苍翠的大香樟树。首长特别喜爱香樟树,这不仅因为它青枝绿叶,纷披如盖,四季常青,郁郁葱葱,更是因为它气味芳香,有驱虫防腐治疗疾病的作用。掘出几根深埋底下的树根,锯成寸断,劈开为片,用水烧成汤,是治疗荨麻症的秘方。首长因工作紧张,疲劳过度,常发荨麻疹,有时就用香樟树根,如法泡之,确有消炎止痒的特效。屋前,种有几棵桂花树,夏不畏暑,冬不畏寒,繁叶满树,郁郁葱葱,每年中秋前后,花事叠叠,香飘四方。还有一排爬藤蔷薇,攀登直上两楼阳台,枝叶茂盛,春秋季节,花开喷香,鲜红的、鹅黄的、粉红的繁花似锦,连成一片,逗人喜爱。朝南的大阳台上,摆着几盆朱德委员长亲自赠送的各种兰花,绿叶似箭,花香扑鼻。在通向大阳台落地门窗前,摆着几盆白兰花和茉莉花,每当洁白清香的花朵,含苞待放时,首长就健步走向阳台,自己动手折下几朵,用手帕包好,放在自己胸前的口袋里。芳香四溢,心旷神怡,象征着女主人幽静洁白、典雅朴素的特有性格。

  在首长家里,由李姐常年为首长布置各种四季鲜花和盆景。首长平时喜爱的插瓶花有玫瑰花、香水月季、菖兰、康乃馨、阿丽斯、菊花、象牙红、水仙、腊梅、天竹、银柳等。每当家里接待中外重要来宾时,首长总是事先作好周密的布置,亲自巡视,调整插瓶花、盆花的布局,有时还拿起剪刀,亲自修剪一番。我记得很清楚,1956年10月,接见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的前一天,首长在客厅里,对李姐和我说:“插花是一门很有讲究的艺术,在厅室里,插上一束绚丽多彩的鲜花,可以起到画龙点睛,满室生辉,给人以美的享受作用。周同志,你看,李姐的插瓶花,千姿百态,多么趣呀!你要向她好好学习。”接着又说:“插花要和季节相结合,在元旦,要插象牙红、腊梅和水仙,给人以艳红青翠迎新年的喜庆、祥瑞气氛。春节要插上腊梅天竹和银柳,这是传统中国式的插花,给人以吉祥如意、凝重幸福的感觉。要使鲜花开得鲜艳饱满而又持久,花瓶里的用水很有讲究。早晨花瓶里加水、换水,可使花朵在较长时间里不枯败。盆花晚上都要搬到室外,放在阳台上,它吃些露水才能长期保养好。”首长的一席话充分显示了她的渊博知识。

  首长喜爱梅花,可谓与梅花结下了不解之缘。先从她每年寄给国内外亲友的贺年片来看,她专用的就是一副天蓝色的梅花图,那是我根据首长的意愿,从中华书局印刷厂选来制版印成的。她生前每年寄给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主席和朱德委员长的贺年片,用的也是这一张梅花图。梅花欢喜漫天雪,在寒冬腊月,照样吐蕊开花,可谓是斗志昂扬,不屈不挠,这就是革命家大都喜爱梅花的缘故。首长也是如此,在楼上办公室内,摆着一张首长每天办公用的写字台,上首正中的墙上,挂有一副梅花图,是友人用以祝贺她华诞的礼品,那傲霜斗雪,卓然不群的梅花,象征着她那坚强不屈的性格,显示出首长对中国革命,对孙中山先生和中国人民的忠诚、坚贞和信念。她的气节,不禁使人肃然起敬,永远给人们以巨大的鼓舞力量。

  [*]原载《联合时报》1993年1月22日。

 
 
 
中国福利会版权所有,上海东方网制作维护
Tel:(8621) -64710212